天微微亮,海面笼罩着一层朦胧雾气。海浪不断拍击沙滩,送来大西洋的腥湿海风。

  威廉和赫敏打着哈欠,毫无干劲地在捡螃蟹。昨晚两人聊天聊到深夜才睡觉,现在难免精神不振。

  倒是安妮,扎着一条漂亮麻花辫,带着一顶尖尖的破帽子,在海岸边,赤着脚,跑来跑去,永远精神旺盛的模样。

  她确实精神旺盛,连大黑狗都被她给溜累了。

  谁见过遛狗的时候,把自己狗给遛累的?安妮做到了!

  反正安妮拽着脑袋,狗子却不肯跑了,趴在地上伸出舌头,大口喘气,拉也拉不动,妥妥的一条败犬!

  这种累成狗的模样,真是给宠物界丢脸,可以开除狗籍了。

  威廉又捡了几个黄道蟹,放在小篮子里。被退潮留下的螃蟹,体型都太小,他莫名怀念禁林里的那些小可爱。

  威廉现在才算是明白,海格为什么称那些动物为小可爱。

  尤其是那些名为八眼巨蛛,实为苏格兰陆生多毛软壳蟹的家伙!

  威廉上学期快结束,就尝过那么几次,体型庞大、肉质鲜美……啊,简直能馋哭傻獾、急死莽狮、气死小蛇。

  威廉又嫌弃地捡了几个螃蟹,同时用余光观察那条黑狗。

  这条狗警惕性太强。

  早上他想撸一撸狗子的脑袋,它立刻夹着尾巴,口吐白沫,龇牙咧嘴,一副受了侮辱的模样,要冲过来咬他。

  威廉也是一股莫名邪火腾然升起,自从来了法国,诸事不顺。

  他弄不了艾莉亚,还摆平不了你一条狗,嗯?!

  威廉一定要大黑性甚致灾前,给它割以永治!

  不过作为马克思主义巫师学派的继承人,威廉也得讲究唯物辩证法,要学会从实际出发,因地制宜。

  毕竟他喂的东西,狗子一概不吃。

  难道是大黑狗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命运?

  不然先它找一个同类爽一爽,反正这附近流浪狗挺多的。

  安妮也拎着一个篮子,她蹦蹦跳跳,一路捡了一堆贝壳,又开始捡鹅卵石。

  赫敏的妈妈艾米莉,以前在布朗大学,攻读的是英语文学和历史专业,所以她音乐特别好,很会制作石头画。

  安妮日常跟着艾米莉学习,就在给她捡石头,带回去让她在上面绘画。

  几人越来越偏离公路,不断沿着浅海朝前走去。

  远远趴在公路边休息的大黑狗,寒毛竖起,突然狂吼起来,它上蹿下跳,仿佛狂犬病发作。

  三人很快就知道它在叫什么了,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。

  威廉张目望去,雾蒙蒙的海面,有一白线自北向南而移,狂风骤起,浪头也随着推进渐次拔高。

  果然,天气预报就没有准过,明明预报说,是风平浪静的一天,大早晨居然会起这么大的浪?!

  现在向岸边跑,已经来不及了,海浪速度越来快,轰隆隆直冲过来。

  威廉他们也没有走,就在那掐着腰,抬头近距离观看海浪。

  安妮甚至掏出魔杖,抬起手,仿佛那滔天巨浪都是她掀起的……带着尖顶巫师帽的她,简直比甘道夫还邓布利多。

  大黑狗猛然窜起,从道路旁嘶吼着冲下来。

  反正从他的视角看,这三个小巫师不是被吓傻了,就是缺心眼,不然也不会愣在原地。

  这届霍格沃茨的学生不太行啊!

  一个能打的都没有,想当年……唉,不提也罢。

 &e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倾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鸦并收藏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