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,

  索菲特币艾日兹米拉玛尔塔拉斯酒店。

  嘎吱一声。

  门被打开一道缝。

  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,透过门缝,小心观察了一会,察觉四周没人,立刻打开房门,脚步轻盈地穿过走廊。

  赫敏拎着一个蓝色的小巧饭盒,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。

  但是没人开门。

  她警惕地瞥着角落尽头父母的房间,又按了一下门铃。

  还是没人开门。

  赫敏眼睛转了转,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她的小可爱——护树罗锅瓦力。

  瓦力正在睡觉,被吵醒后,坐在女孩手心上,揉了揉眼睛,打了一个悠长哈欠。

  “快点,瓦力,帮我开门。”赫敏小声催促。“明天给你加餐,新鲜的鳖虫,让你吃个饱!”

  听到鳖虫管饱,护树罗锅努力甩甩头,让自己清醒起来。

  它晃晃悠悠站在门把手上,细长手臂插在了门锁里。

  赫敏等了五秒……门还没有打开。

  什么情况……赫敏微微皱眉。

  难道自己强行撬门的次数太多,威廉在门锁上,施加了保护魔法?

  “不不!肯定不是防备我,对了,是防备傲罗!

  克里冈一看就不是好人,还说要把科斯塔调来。”赫敏喃喃自语。

  “那威廉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呢?这种事怎么也得告诉我吧?

  从芙蓉来了以后,他就古古怪怪……”

  短短十几秒钟,赫敏已经头脑风暴,脑补出一部一百二十集的大型宫斗、小三上位、背叛和复仇为主旋律的下午档电视剧。

  在故事的结尾,赫敏在思考着该如何报复威廉和芙蓉。

  她可能为此需要学习最可怕的诅咒,虽然是黑魔法,但霍格沃茨图书馆肯定有!

  她要在两人最重要的时刻,灵光乍现,然后永远消失,成为他生命中,永远触碰不到的女巫!

  她还要……

  啪!

  护树罗锅从门把上掉落下来,摔在了地上。它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毯上,轻轻哼起了打着旋儿的呼噜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赫敏捏起护树罗锅,恼火地甩了甩,瓦力丝毫没有清醒的意思,甚至还舔了舔嘴唇,似乎梦到了管够的新鲜鳖虫。

  “新鲜鳖虫没了,换成了八二年的干鳖虫。”赫敏哼哼道。

  她抽出自己的魔杖,对准门锁。

  咔嚓,门被打开了。

  “威廉,”赫敏推开门,探出脑袋,柔声说,“我进来了呦!”

  她小心翼翼地进去,然后快速将门反锁。

  屋内开着灯,威廉却没有在房间。

  赫敏溜达了好几圈,连浴室都检查了,也没有发现男孩的身影。

  威廉的习惯,赫敏十分了解,他一般不会人离开房间,灯却还开着。

  除非他是跟别人出去,忘记了关灯。

  作为侦查能力极强的赫敏,又伸手摸了摸床……没有一点温度。

  显然,威廉已经很长时间都不在屋里了!

  晚上九点钟了,

  却不在房间!

  赫敏把饭盒重重地放在桌子上,鼻子哼了一声,气恼道:“夜不归宿是吧?!”

  赫敏来过这么多次,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。

  她又开始脑补小电影,这次故事的结尾,她不但学会了诅咒,还学会了不可饶恕咒。

  她打败了芙蓉,赢了魔法,却输了人生。

  要不要去敲一敲芙蓉的门?

  赫敏犹豫了两秒,还是摇摇头。万一发现威廉在里面,就太尴尬了,一点给他解释的余地都没有。

  她决定先在这里等着!

  赫敏在床边坐下,随手拿起床头柜的一本书。

  尼可的笔记,全是用法语写的。

  赫敏看的迷迷糊糊,只好换了一本古代魔文。

  打开书以后,一连串的文字,投影在房间。

  赫敏又看了一会,那些文字仿佛充满魔力,她越来越困,很快低垂着头,倒在威廉的床上睡着了。

  不知道过了多久,赫敏感觉耳朵边,传来砰砰砰声。

  那聒噪的敲击声,将她从睡梦中惊醒。

  “威廉,你回来了?”

  赫敏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,却发现男孩没有回来,声音反而来自枕头底下。

  赫敏慌忙掀开枕头,一块金色安全表就放在下面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威廉从来都是随身带着,如果取下就说明……他本人就在表内。

  糟糕,她居然忘了这件事!

  赫敏将安全表放在桌子上,顺着楼梯走进了这个奇妙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倾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鸦并收藏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