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文克劳的青铜戒,作为威廉最大的外挂,知晓的人,寥寥无几。

  这少数人中,绝对不包括罗恩和洛哈特……这两个曾经短暂拥有日记本的人。

  里德尔不可能从他们那里了解。

  话又说回来了,泰温事件传的沸沸扬扬,他或许猜测到也说不定……所以,很可能在故意套话!

  威廉瞬间金酸梅奖影帝附体,脸上露出迷茫神色,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  “浮夸……有点浮夸了。”里德尔笑脸灿烂,咧嘴道:“威廉,你应该先迟疑一下,迷茫中最好带点小思索。

  这样表演才有张力和层次感,更容易让人信服。”

  “行家啊。”威廉嘴角翘起。

  “算不上,只是在邓布利多面前装久了,有点心得罢了。”里德尔语气平淡。

  “可是你从来没有瞒住他。”

  “是啊,我承认这一点,我瞒不过邓布利多。”里德尔脸色阴沉。

  “他那双蓝眼睛,总是盯着我,不是温情脉脉、不是欣赏,而目光冰冷……从第一次见面开始!

  无论我表现如何优秀,他都视而不见!”

  威廉微微侧目,里德尔的语气好像被冷落的怨妇……更像不受宠的儿子在努力表现。

  十六岁的里德尔,显然对邓布利多有诸多怨念。

  “好了威廉,还是聊一聊戒指吧。”

  “没什么好聊的,你别和泰温教授一样……他就是过分相信传说,已经被我送去阿兹卡班蹲劳改了。

  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,再和他见面,我其实挺想他的。”

  “只是传说?”里德尔盯着威廉,“可我查了你这两年做的事情,越是了解,越是惊叹。

  你可比我三年级的时候,惊艳多了……”

  “不然怎么叫天才呢?”威廉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态度。

  他用熟稔地口吻,笑道:“汤姆,戒指真的只是一个校园传说,和其他大大小小、奇奇怪怪的校园传说一样。”

  里德尔站起身,轻轻背着手,在房间缓缓踱步,他突然问道:

  “威廉,你这知道这里是哪吗?”

  “密室?”

  “更准确的说,是密室圣所,斯莱特林当年留下的房间。

  他在此地钻研魔法,思考人生,观察宇宙、时空,甚至反思……死亡。”里德尔解释道。

  威廉抬头观察,他确实注意到这个房间的特别之处。

  四周的墙壁上,挂着特殊火焰——古卜莱仙火。

  这是一种被施了魔法、能够永远燃烧的火焰,因此也被称为永恒之火。

  威廉曾经在尼可的庄园,看见过这种珍贵的火焰。

  天花板更是布满星象图:行星、卫星、星座,都夹杂着占星术符号、图表和公式。

  箭头代表椭圆形的星星轨道,几何符号代表着上升角度,黄道十二宫所属的动物,全都俯瞰着房间。

  斯莱特林还真是个天文爱好者!

  估计没事的时候,没少仰望星空,感叹宇宙之浩渺,时空之无限……宇宙巫师斯莱特林!

  等等……

  “你怎么知道,斯莱特林在这里干了什么?”

  威廉盯着里德尔,皱眉道:“听你语气,好像亲眼见过。”

  “我本来不知道。”里德尔笑起来。“因为你,我才知道。”

  “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我第一次控制着罗恩,进入了密室,却发现蛇怪没了……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?”

  威廉笑了笑。

  “我杀了蛇怪,也不能怪我,是你的未来——伏地魔,将它放了出来。

  说实话,那小可爱味道很不错……嘎吱脆,鸡肉味,我切成肉片,偷偷油炸过几次呢。

  我这还有冷冻保存的尸体,你要不要尝一尝?”

  “……”里德尔深深吸了一口气,告诉自己不要动怒。

  “蛇怪死了,我确实很失望,我不死心,就爬进了这座雕塑的入口,想查看一下还有没有蛇怪,却意外发现了这个房间。”

  “……你的意思是,你以前从来没有进来过?”威廉愕然。

  “没有。”里德尔叹息,“再伟大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倾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鸦并收藏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