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番外。jgxsw.com

  在天山温存了三日后。

  江晓晓才彻底从重新找回夜冥的欣喜中平静下来,她静静躺在了沈夜冥幽香的怀里,舒适得不要不要的,抬手把玩着他丝滑的长发,低喃,“夜冥,我还有一个心愿未了。”

  “想去找潇冥?”沈夜冥仿佛从里到外的掌握她,就连她动一个小心思,他都一清二楚。

  “不知道他……会不会原谅我?”江晓晓轻缓蹙眉,在她变作女希氏时差点要了他的命,再加上女希氏和神龙氏的恩怨,照理说他应该很恨她,根本不想见到她才是。

  “他不原谅你,我就打断他的腿。”沈夜冥如浓郁的红酒般低蔼说。

  “我说认真的!”江晓晓心里虽然高兴他护着自己,但还不至于这么威胁自己儿子吧?

  沈夜冥瞥过她的愁容,抬手轻轻抚开她眉间的褶皱,“那我认真回答你,他是你生的儿子,怎么可能会不原谅你,别胡思乱想了。”

  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神龙族找他?”江晓晓似乎想快点和他团聚,没有哪个母亲不思念自己儿子的。

  “你想什么时候,我们就什么时候去。”沈夜冥抱着她,极尽纵容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去神龙族的路上,江晓晓才发觉自己体力用尽,毕竟三天三夜,任谁也受不了!

  偏偏某个男人还精神奕奕。

  江晓晓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,撇唇道:“我走不动了。”

  仿佛意会到她话里的意思,沈夜冥邪侫地看了她一眼,心情不错,毕竟身子满足舒畅了,“我背你,可好?”

  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江晓晓嘴角含着淡淡笑意,然后不客气地从身后搂住了他的脖颈。

  而沈夜冥稍一用力就将她背起,稳得仿若无物,只是掌心摩擦过她的大腿。

  江晓晓不由一颤,低吟抱怨,“你故意的?”

  听罢,沈夜冥眯眸,然后重重捏了下她的臀瓣,“这才叫故意的。”

  江晓晓脸一红,咬了下他的脖颈报复,却不敢用力深怕咬疼他,结果心疼的是自己,怪嗔,“下流!”

  “更下流的事我们不是也做过?”沈夜冥背着她,薄削的唇角微扬,眼底是满满的潋滟光芒。

  此生,有她足矣。

  江晓晓发觉自己说不过他,不过不是自己不够伶牙俐齿,而是让着他这个男人的自尊心罢了,她低哼了一声。

  “乖,腿夹着我的腰。”沈夜冥看着眼前两条修长大白腿,在他眼前就这么晃啊晃,眼神都深了,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。

  “不要,腿酸……”江晓晓就是故意诱惑他一样,惩罚他想要又得不到。

  “看你走不动才背你,要不换个姿势,我抱你?”沈夜冥说着就要放她下来,这样勾引他,他怎么受得了?

  可是江晓晓牢牢圈着他的脖颈,勾着红唇对这个男人任性道:“不要,就这样背着我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两人说说闹闹一路到了神龙族,她发觉这里的景色真的不错,美如仙境,很适合长久居住。

  江晓晓在神龙族里一直没看到任何人影,她蹙眉问,“怎么一个人都没见到?潇冥不是和龙兮住在这里吗?难道离开了?”

  这时,沈夜冥望向了不远处的白宫,低沉说,“或许,在那里。”

  话音刚落,江晓晓朝着白宫看去——

  然后点了点头,两人朝着白宫走去,期间,不知道为什么,江晓晓总觉得隐隐有些不安。

  直到到了白宫,两人还未走进去,就看见了一个立在那里墓碑——

  上面写着:

  爱妻龙兮之墓。

  江晓晓脸色瞬间煞白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  “你先别胡思乱想,进去找到人再说。”沈夜冥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,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发梢,似乎在安慰她。

  “嗯。”江晓晓眉心显然皱着,心里还是担心的。

  她还以为潇冥和龙兮在神龙族,没有她的打扰过得很好,可是还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疏忽了,龙兮竟然……

&e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邪性鬼夫,夜夜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暮非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非焉并收藏邪性鬼夫,夜夜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