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一章,白须老者

  这话一说出口,魏寅虎先是愣了一下,还没等他想明白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呢,谢必安忽然抬手捏剑指,轻轻一点。https://

  一道毁灭剑一忽然激射而出,直接自魏寅虎胯下掠过,一道血光染红地面,紧接着便是魏寅虎那撕心裂肺的的喊叫声传来。

  谢必安眉头微微一挑,“你应该感到很荣幸了,再怎么说,你那宝贝还是断在毁灭剑意手上的,够你吹一阵子了。”

  这么说着,谢必安眯了眯眼睛,再一次挥出一道剑意,直接击穿了魏寅虎气海,他所有的修为在刹那间付之一炬,沦为一个凡人。

  胯下之痛在加上气海破碎的痛苦,顿时让魏寅虎难堪重负,哀嚎了许久之后,终于撑不住晕死了过去。

  魏寅虎晕过去之后,谢必安轻轻一笑,“这就受不住了?年轻人。”

  说着,谢必安转头看向床榻之上一脸震惊的西门昨,“把衣服穿好,回去给你爷爷跪下赔礼道歉,不懂事的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。”

  西门昨愣了一下,随后潸然泪下,她的确是太不懂事,那个黑白不分的人并不是她爷爷,恰恰就是她自己。

  第二日清晨,魏家护卫打开大门,一眼就看到了晕死在门外的魏寅虎,顿时大惊失色,连忙将其抬到了正殿之中。

  魏筹留看着浑身是血的魏寅虎,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现在已经不算是男儿身了,顿时双眸充血,气的浑身颤抖,一声神隐二层的气息瞬间爆裂开来,整个大殿之中所有护卫瞬间生死,桌椅纷飞。

  “好你个西门楚,我定要你城主府血流成河!”

  与此同时,城主府大殿之中,西门昨一脸委屈的跪在殿中,西门楚在主位之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。

  谢必安坐在客位之上,提这个酒葫芦,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,剑奴站在他身后,一脸无奈的看着跪倒在殿中的西门昨。

  “那个,前辈,昨儿也知道错了,不如……”

  “本座不管这些,这是你们自己的家事,本座只是在这看看热闹。”谢必安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,淡淡的说。

  西门楚无奈的摇了摇头,看向西门昨,一脸慈祥的开口道,“昨儿快起来吧,地上凉。”

  听他这么一说,西门昨颤颤巍巍的刚想站起来,边上的谢必安顿时脸色一冷,“这就站起来了!”

  西门昨顿时吓得立马又跪了下去,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。

  西门楚也是一脸无奈,转头看向谢必安,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,“这回还真是多亏了前辈,要不然昨儿可就危险了,前辈救我家昨儿两次性命,我真是无以为报啊。”

  “不需要你报答,或许要不了多久,那魏家就该狗急跳墙了,接下来的事情,城主府可以不用掺和进来了。”

  这么说着,谢必安缓缓起身,一边向着殿外走去,一边开口道,“本座与希望城西城缘分已尽,日后或许连相见的机会都不会再有,今次就算是告别了。”

  此话一出,还没等西门楚说话,跪在那的西门昨一下子就站了起来,一脸惊讶的看向谢必安的背影,“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地府代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笔下通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下通幽并收藏地府代理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