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隆隆!

  在这被大风劲和苍龙九变催发到极限的风雷之力下,终于有第一件宝器,轰然炸裂。紧接着,第二件,第三件,第四件……接连不断的珍宝,在这等连锁反应下轰然爆裂。

  百宝池中珍宝足足有一百多件,眼下却在百宝池碎裂和风雷之力的双重震颤下,一起爆炸。

  这场面何等震撼,五光十色,异象纷呈,无尽的宝光将这大殿弥漫。成百上千的碎片,激荡而出,沉闷如雷的爆响,连绵不绝。

  血狼、风无恨还有那冷堡主几人,虽说已经退的足够快了,可依旧有些迟了。

  尤其是首当其冲便是风无恨,他追的最快,一幅要搏命的架势,腾空暴起,恨不得将林云当场撕掉。

  可眼下,却最为倒霉,几乎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就被这爆炸湮没。

  噗呲!

  其当场吐出口鲜血,被轰然炸飞,五脏六腑剧痛无比。有十多道碎片捅破其护体真元,末入体内,一时间遍体鳞伤,鲜血飞溅,惨不忍睹。

  稍稍慢上一些的血狼和冷堡主,多少有些反应时间,可也稍稍好上些许罢了。

  两道人影瞬间撞在墙壁上,仿佛是被一道无形的手掌,生生摁在了墙壁上。

  咔擦!

  墙壁之上出现些许裂缝,两人嘴角溢出丝血渍,落地之后,挣扎半响才颇为艰难的站起来。

  其他如冷香芸、古大师等人,已经站的足够远,可还是被余威波及到,当场吐血狂飞。

  许久之后。

  宫殿之中无尽的宝光,和那连绵不止的巨响,才终于停歇下来。

  凝目看去,入眼所及,一片狼藉。

  百宝池自不用多说,早已炸成废墟,地面之上全是各种珍宝的碎片,看的人心疼无比。

  “小畜生,别让我逮到你!”

  风无恨咳嗽几声,看着眼前场景,脸色阴沉到了极致。

  血狼和冷堡主,两人脸色同样不太好看,只是目光落在风无恨的脸上,眼中皆闪过抹寒芒。

  “那林云虽然可恨,怕也不及风兄这般狡诈吧。”

  血狼阴森森的笑道:“说起来,还得感谢一番这小子,辛亏这玄雷珠是他拿到了。若是你拿到了,怕是我和冷堡主,眼下都没有活命的机会了,还不知道阁下会如何折磨我等。”

  “哼,风无恨,果然名不虚传,狡诈毒辣。”

  冷堡主目光看向风无恨,不客气的说道。

  风无恨稍稍一愣,旋即笑了起来:“咱们三都是同一类人,就都别装什么圣人了,给你们机会, 你们不想独占这雷云宝库吗?呵呵,噬血魔典这等奇功,你两能够经受得住诱惑?”

  毫无疑问,雷云宝库中的诸多珍宝,与噬血魔典比起来都逊色许多。

  其他珍宝纵使再强,也终究是外物,可这噬血魔典一旦拥有,至少都是天魄境的修为。若能更进一步,达到雷云子当年纵横南域的传奇,也是完全可以期待。

  甚至……

  若能超越对方,未必不能创造,百年内晋升星君的神话。

  这是何等庞大的诱惑,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风无恨这番话也算撕破脸皮,揭开了各自虚伪的面具。

  “那就走着瞧呗。”

  血狼冷冷一笑,看了眼风无恨,沉声道:“别以为你实力最强,就一定能笑道最后!”

  话音落下,他带着傅老头,朝着前方朱雀壁画走了过去。

  不多时,冷堡主瞪了他一眼,领着三鹰堡的人随后离去。

  噗呲!

  等到这几人完全离去后,风无恨脸色变幻,而后一口鲜血狠狠吐了出去,脸色苍白无比。

  “伤的这么重?”

  古大师走过来,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。

  风无恨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,脸色阴冷到无法形容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以为呢?若不然,以我的脾气,这两个老家伙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,还会让他们这么容易离去?”

  说话之间,其往嘴里塞下一颗丹药,脸色没多久便红润起来,气色好了许多。

  “小畜生!”

  伤刚好,风无恨便从牙缝中,冷冷的蹦出这三个字。

  刚才若非林云,他现在已拿到玄雷珠,无论是血狼还是冷堡主,在他面前都一个屁都不敢放。

  可任凭他想破脑袋,也没有想到。

  以林云阳玄境大成的修为,竟然能将百花池整个轰掉,连带着诸多珍宝都受到了影响。

  但凭林云的实力,想要毁掉一件宝器虽然很难,可、还是能勉强做到。可如此多的宝器,一并毁掉,也是利用了百宝池本身的禁制。

  不管如何,眼下林云不仅拿到了玄雷珠,坏掉了他的好事还从容离去。

  算是结结实实,打了他一个耳光,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去。

  古大师沉吟道:“不急。这第二层的禁制,只会更难。以我的灵纹造诣,肯定会第一个通过九道石屋。噬血魔典肯定在第三层,但雷云子生前使用的紫焰雷皇鞭,很大概率,会在二层的百宝池中。”

  “最重要的还是噬血魔典,这雷云子当年没有晋升星君,功亏一篑。以我的天赋,肯定能超越他,只要拿到噬血魔典,星君之境,唾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一世独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月如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如火并收藏一世独尊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