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海龙主看到了那条小黑龙把脑袋蹭在了方贵大腿之上,异常亲呢的模样,脸色忽然就变了,他们一个个死死的看着那条小黑龙,无人说话,周天气机,似乎压抑到了极点。

  方贵这时候也没说话,只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条小黑龙。

  老实说,他是不敢动!

  这玩意儿特看起来就三尺长短,似乎一把可以捏死的模样,但方贵可是知道它有多凶啊,妈的才刚刚从壳里蹦出来,那就一口把幽冥海龙主的半张脸都给咬去了啊,虽然有出其不意的成分在,但有几个人可以出其不意之下咬掉幽冥海龙主的半张脸的,怕是把脸凑过来都咬不动,最关键的是它在威慑七海龙主时喷出来的龙息,居然看起来比七海龙主神通都可怖?

  这究竟是什么东西?

  即便是龙族,天生血脉传承神通,那也有一个成长与觉醒的过程,甚至也讲究机缘,毕竟血脉驳杂,不是每种神通都可以觉醒,也不是每种神通觉醒了之后,都会变得像祖辈一样强,所以它们也需要磨炼,需要修行,龙族一代比一代弱的事情,已经是天元公认的。

  可这条小黑龙,居然生出来就有威胁到龙主的力量?

  见了个鬼的,它若成长起来会是什么样?

  最可怖的是,严格说起来,这特么还是个早产儿啊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大……大哥,你蹭够了没?”

  知道自己身边这个,是个一发起横来可以将自己的脑袋咬掉的主儿,方贵肝都颤了,小黑龙蹭着自己的大腿,越蹭越舒服,可是他却身子都僵了,半天不敢吱声,直到觉得它蹭的时间也太久了,七海龙主看着自己的目光,也越来越不友善了,才忍不住小声询问。

  “汪?”

  小黑龙有点疑惑,歪着脑袋看了方贵一会,忽然又跑到婴啼那边蹭去了。

  这时候婴啼正趴在了海底沙滩上,吐着个舌头,刚才被幽冥海龙主险手一袖拂来,就险些要了它半条命去,这时候它无精打彩,正伸着舌头舔着地上的蛋液,那颗神卵在小黑龙破壳而出时,被打成了一块块碎片,里面还有许多蛋液,流了出来,有的在蛋壳的碎片里,有的流在了地上,婴啼就跟吃什么好吃的一样,舌头一舔一舔,懒洋洋的给吃了下去。

  方贵知道,身为妖物生灵,婴啼自然也有一种天然的敏锐,知道那蛋液对它有好处……

  小黑龙跑了过来,在婴啼身上蹭了蹭,婴啼顿时一惊,扬起大脑袋来瞅了它一眼,看着这个黑不溜丢的小东西,婴啼沉默了一会,忽然间尾巴一甩,直接将它……抽飞了出去!

  方贵大惊,你身为妖物生灵的敏锐呢?

  “唰!”

  七海龙主看着这一幕,同时身形微动,杀气冲天而起。

  倒是那小黑龙,被婴啼抽飞出去了十几丈远,便又连刨带窜的跑了回来,委委曲曲的跑到了方贵边,龙头埋进了他的大腿里,似乎在哭哭唧唧的寻求着安慰,直把个方贵吓的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,鬼使神差的往婴啼脑袋上抽了一把,骂道:“没事欺负人家小孩子干嘛?”

  婴啼有点委曲,嫉妒的看了一眼小黑龙,趴下来继续舔着蛋液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都是你!”

  望着方贵、小黑龙、婴啼三个之间,“其乐融融”的画面,七海龙主都久久不曾开口,换个旁人过来,只怕很难理解他们如今心里的想法,良久之后,第一个窝不住心中怒火的沧澜海龙主才向幽冥海龙主怒视过去,喝道:“若不是你,又岂会成了如今这局面?”

  “都怪我?”

  幽冥海龙主冷笑了一声:“刚才抢着出手的可不只有我!”

  其他龙主皆皱起了眉头来,孩童模样的雾海龙主忽然皱眉道:“帝卵出世,天性便会认距离最近的龙血生灵为父,但那条怪蛇也就罢了,它为何会对那太白宗小子如此亲近?”

  其他几位龙主,对视一眼,谁也没有答案。

  这倒是个事实,那条怪蛇,一看便是有龙族血脉的,当然,有可能早就已经稀薄的完全不像话了,而且事实上来讲,世间蛇类,除了寥寥几种特别的,其他的往祖上回溯,多多少少都会与龙族有些关系,所以这条小黑龙一出世便与婴啼亲近,倒也于理上说得通。

  可关键是,他对那太白宗的小子如此亲呢,倒让人有些难解。

  一片沉默里,老成持重的西海龙主忽然道:“这些话留着日后再说吧,帝卵早早破壳,本是谁也不想看到的,如今相互指责也与于事无补,倒是该想想,该如何查探它究竟养出了多少根基,又有没有方法,想办法将它在帝卵之中不足的根基给补回来才是……”

  北海龙主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况且周围看着此地的目光也太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黑山老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山老鬼并收藏九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