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丈夫几乎称得上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,就连在椅中坐下的姿势都隐隐透着得意忘形的意思,刘夫人的眼皮不禁又是一阵狂跳。bfshuwu.com

  这六亲不认的模样得是吃了多少酒?

  可身上也没什么酒气啊……

  “张大人走了?”

  见丈夫甚至已经靠在椅中眯着眼睛哼起了小曲儿,刘夫人嘴角一抽,试探地问。

  “叫什么张大人!”

  刘健猛地张开眼睛,呵斥道。

  猝不及防之下,刘夫人被惊了一跳。

  这老头子究竟是发得什么疯?

  还没来得及开口骂上一句,就听丈夫满带笑音地道:“该改口叫亲家公了!”

  刘夫人愣了愣,竖眉问道:“你到底喝了多少酒?!”

  怎么还不知羞耻地当着下人的面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!

  “你当我说醉话呢?”刘健哈哈笑道:“是张老弟今日亲自开的口,说的是池儿和锦儿的亲事……后日就要着人上门提亲了!该准备的,你快叫人准备起来!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刘夫人近乎要瞪圆了眼睛。

  然见丈夫这跟吃醉了酒差不多的模样,她也不敢尽信,忙又叫人去问了书房里的下人,得了准话之后,才连忙出了屋子。

  可刚跨出里间,又蓦地顿足。

  不对……

  张家上门提亲,她有什么好急着准备的?

  只需要呆在家里等媒婆上门就是了!

  丈夫高兴得活像是没了人样儿,她怎么也跟着没了主张?

  刘夫人返回房中,手中攥着帕子,面上的喜色却也遮掩不住。

  提亲之事,她是没什么可准备的,但嫁妆却是要好好地备一备了!

  ……

  后日一早,刘夫人比平日里更早半个时辰起了身,又亲自挑了最合眼的衣裳首饰。

  婆子丫鬟也知今日有喜事到,虽无人多说什么,然院子里的喜气压也压不住。

  “夫人,有媒人到了。”

  用罢早食后,刘夫人坐在堂中静等之时,有丫鬟行上前来笑着禀道。

  刘夫人忙起了身来,带着丫鬟婆子去了花厅见人。

  她一眼认出了那花厅里坐着的媒婆。

  这媒婆姓郑,在城中很有些名气,前前后后给锦儿提过好几回媒了,几番了解之下,可知根本就是个见钱眼开,信口胡诌的货。

  宋妹子怎找了她过来?

  转念一想今日是大喜之日,不能因此坏了好心情,刘夫人才神态如常地走进了厅内。

  媒婆起身行礼,一番略显谄媚的客套话说罢,便递上了帖子。

  刘夫人看罢,在心底冷笑了一声,面上不动声色地问:“兵部尚书家的次子……不是前两年才娶过妻么?莫不是弄错了不成?”

  媒婆笑着道:“夫人好记性……但夫人许是不知道,那位是个没福气的,成亲没多久就病故了……”

  刘夫人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照此说来,这文家二公子克妻啊。”

  她非是没有口德的人,但对方既然有脸打了让她女儿做继室的主意,那就别怪她说话难听了。

  媒婆面上的笑意凝滞了一瞬。

  旋即道:“说来,两家的老爷如今各居尚书之位,堪称是门当户对,日后在朝中的助益必然也是……”

  “这妄议朝事的话,郑媒婆敢说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喜上眉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带着农场混异界明宇只为原作者非10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10并收藏喜上眉头最新章节